漫画《灵感之源》完整版在线阅读——啵乐满满第三章

  • A+
所属分类:耽美佳作 耽美新作

作品类型:恋爱、都市

男频/女频:女频

连载进度:12章

简介:封闭自己太久,感觉与时代脱节的设计师,被熟人介绍了一个合作的模特。 T台上,那个人无可挑剔,他激动不已,然而就在要介绍相识时,这个人却消失了…… 第一次相遇,就在如此尴尬的情境下进行——那个人正在隐秘的地方跟女性厮混。 这样的人,真的能完美达成合作么?设计师从来没想过,未来的某一天,他会无比感谢那个没有对那个人避而远之的自己~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★★★

漫画《灵感之源》完整版在线阅读——啵乐满满第三章

 

点击在线观看:漫画《灵感之源》完整版在线阅读——啵乐满满第三章

 

 

随机文章:

“你怎样就知道人家是小年青?你看看他这名儿,‘高兴人生’,典型的中老——”察觉到头顶的乌云,话锋急转:“小年青小年青...”

难怪蝴蝶飞飞会看中这个叫高兴人生的家伙,这名字倒是千篇一律的老龄化。

江半浏览着聊天记录,又笑开了。

太阳花:为什么你回消息这么慢?

高兴人生:我手机质量不太好。

太阳花:那可以去换一个呀,现在不是出新款了嘛。【浅笑】【浅笑】

高兴人生:不可,我只有一个肾了。

太阳花:啊?【疑问】【疑问】

高兴人生:另一个肾就是上一年卖了换手机的,要两个都卖了我咋活?

太阳花:呵呵。【浅笑】【浅笑】

高兴人生:呵呵。【浅笑】【浅笑】

江半看到这儿根本明白啥情况了,点开那人头像,朋友圈是锁着的,所以好心劝蝴蝶飞飞:“妈,人家根本就没那个相亲的志愿,什么卖肾换手机?你瞧瞧这是人说的话么?”

“他要不乐意他经过我干嘛?你别想找借口啊!”

“说不定也是被家里人逼的呢?”

“噢你的意思是我逼你了是吧?”

莫非你没逼我?江半没敢问出口,缩着脖子当鸵鸟。

“今日不管你怎样说,这亲,你是相定了,时刻我都约好了。”

“我看您跟高兴人生聊地这么来,要不您自个儿去吧,万一看对眼了呢?我不介意空降个后爸的。”

话说完的下一秒,秦兰抄起沙发里的枕头就要砸向她,所幸江半跑得快,一边笑一边躲:“我是说真的啊妈!他要是个中老年您俩就黄昏恋,他要是个小年青您也可以老牛吃回嫩草,岂不快哉!”

诶,她为什么要说也?

未及反响,蝴蝶飞飞的大嗓门乍响:

“你个小王八!让你贫嘴,我今儿个好不容来趟淮城,不修理你老娘都不姓秦了!”

秦兰撸起两边袖子,气呼呼地就要冲上来。

江半乐得不可,抓着陈凌也当活靶子,前后左右乱窜,活像只仓鼠。

活靶子做地很尽责,老鹰护崽似的把她拦在死后,见到她眉开眼笑,眸光都流转着灿灿星辉,嘴角不自觉扬起。

面对秦兰的狂轰滥炸,俩人节节败退,最后一个趔趄,齐齐倒在了茶几和沙发间的缝隙里,而且...

唇瓣忽然覆盖了一阵温凉柔软的触感,江半两只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。

时刻仿佛在这个瞬间无限延伸,周遭的背景恰似被冻住,缓慢无声。

陈凌也睫羽微翕,没有着急脱离,反而是一点一点的撬开她唇舌,几缕喘息偷偷溜了进去。

江半模糊了顷刻,余光瞥到身为元凶巨恶的蝴蝶飞飞缓步走近,动手将他推搡开,悄声道:“我妈在呢。”

陈凌也噙着笑意,适当合作地动身,在蝴蝶飞飞飞来前谦让道:“秦阿姨,姐姐要是不想去,您就别勉强她了吧。”

秦兰只看到俩人倒栽葱似的跌倒下去,并没有看到不可描述的一幕,所以对他的提议当耳旁风:“我不勉强她,她就该孤独终老了。我上了年岁了,不可能永久陪着她嬉皮笑脸,所以啊,是真心想找个好人家,能够一辈子照料她、保护她的。”

陈凌也嘴唇蠕动了顷刻,似乎想说些什么,最终仍是什么都没说。

江半捕捉到这抹半吐半吞的神色,暗自失笑。

闹剧闹够了,秦兰审视她一番,嫌弃地揪她头发:“你看看你,平常也不知道好好打扮打扮,冲你这幅邋遢样,哪个男人能看上你?”

“我倒希望没有男人能看——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江半瘪嘴:“没什么。”

秦兰看了眼时刻:“都大中午了,快去收拾好,化个妆,穿漂亮点。”

“妈,我饭还没吃呢。”

“能饿死你仍是怎样着?相亲宴上够你吃的了。”秦兰顿了顿又告诫道:“相亲的时分不能吃太多,女孩子家家的,总该矜持点,给人留个好形象。”

“......”

就冲秦兰这不胜其烦的啰嗦,江半也没有心思去理睬陈凌也的脸色了,垂头丧气地进了卧房。

客厅里只剩下两人,气氛诡异的安静。

陈凌也微微一笑:“我去看看姐姐。”

秦兰想拦着他说几句话,奈何他腿长步子迈地快,三步并作两步,房门一关,径自消失在视野范围里。

江半站在落地镜前,刚把身上的睡衣褪下来,就被他撞了个正着。

她急忙侧身躲进衣柜里,探出一颗脑袋,憋着一股气音问:“你跑进来干什么?!”

“叙叙旧。”

“你...”江半被噎住。

种瓜得瓜种豆得豆,前面耍了什么嘴炮,后边就要承当什么价值,她心中无比沮丧。

“紧张什么?该看的不应看的,不都看过了么?”

“......”

陈凌也慢悠悠道:“我只是邻居么?”

“管鲍之交,而已。”

平常听她恶作剧,陈凌也都是乐呵呵的,可放在当下,却怎样也乐呵不起来了,沉着一张脸,让人搞不懂他此时所思所想。

江半用自以为最温柔最的语调劝解:“你先出去好不好?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我妈铁定要起疑了。”

陈凌也一步步走近,淡着笑问:“真要去相亲?”

“你刚刚也听到了,我非去不——喂!”

江半完整的话没说完,就被他一只手拽了出来,翻转了个方向压在衣柜门框前,死后瞬时贴紧了一具躯体,仿佛被滚烫的火围住。

“你、你松开我!”因着蝴蝶飞飞还在客厅端坐着,她只能忍着用气音挤出一句。

可陈凌也哪里会听她的?下一秒她的脸就被他铁钳似的掌心掰过去,舌腔就此被撬开,钻进来一阵霸道又紊乱的吐息。

江半被这浑人蛮横的吻吻地七荤八素,几欲窒息,仿佛肺腑间的空气都被他吸走了。视野乱瞟之余,便看到对面的落地镜出现出了如今的战况:

他一只手钳着她两只手腕,高举过头顶,钉钉子似的摁在衣柜上方,另一手火急火燎地去扯皮带。

尼玛...再这样发展下去闹大了动态,蝴蝶飞飞非得冲进来一探终究不可,光想想那种母女四目相对、像越轨偷情相同的为难场景,她抵挡的动力倏尔倍增。

软的不可来硬的,硬的不可咱就来阴的!

所以江半计划使出老祖宗传承下来的无往不利的损招,可正当她抬起膝盖要给那浑人的某部位来个致命一击时,膝盖却被他强有力的腿给制住,活生生的动弹不得。

我他妈的!江半是又气又急又慌又晕,前三者都是因为自己好像马上就要被强了,而且敬重的母后大人就在一门之隔外,晕是因为这浑人接起吻来咋跟要吸光人精元似的?!

老娘都快缺氧了!!!

似乎是听到了她的心声,陈凌也略微松开她,俩人气喘吁吁,心口崎岖不停。

陈凌也掀了眼帘看她,墨染般的瞳孔暗沉又胶着着欲念,嘴巴都是红肿的:“刚才在客厅...没亲过瘾。”

哈???搞半响你给我整这么出解释???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